队服之争,孙杨错了吗

编辑:站酷工作室 发布于2019-01-21 15:12

  孙杨溅起的舆论水花一浪高过一浪。8月20日,在领取个人本届亚运会第二枚金牌的时候,孙杨穿回了安踏。相比前一天公然穿着个人赞助商品牌361°登台领奖,孙杨作出让步。

  本来无论按照合同还是惯例,安踏在本届赛事都享有排他性的独家赞助权益。尊重赞助商、遵守契约精神是竞技体育走向市场化发展的重要前提。由于孙杨违背事前的约定,中国亚运代表团也构成违约。但孙杨和游泳中心、体育总局等单位之间的约定,并不是基于白纸黑字的书面契约,也没有对外界公开,这种不透明非正式的规矩和传统,实际上仍存在疑问。

  孙杨身上两件队服的矛盾,表面看是背后两个品牌之争,实际也是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的又一次抗衡。在商业力量深度介入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之后,体育赛事已不仅是单一的运动员竞技平台,还成为企业厂商广告代言人的“选秀”平台。

  现代社会,站在商业角度的“选秀”自然是势利的。商家们看实力也看颜值,看水平也看个性。里约奥运会结束后,孙杨利用少有的休整时间矫正了牙齿,这样的用心显然不只为了“水面之下”。运动员在资本簇拥之下,被赋予极高的商业价值,商业价值早已与运动员的职业价值融为一体,个人价值随之水涨船高。明星运动员在个体与集体的对话中议价能力的不断加强,发生在明星运动员和集体之间的冲突也越发白热化。

  国家队往往存在整体打包签订赞助合同的情况,又不能让队内的明星运动员拒接个体的商业合同。由此引发的一系列闹剧,在国家游泳中心尤其明显,前有宁泽涛因签约国家游泳队官方赞助商竞品被扫地出门,而今又有孙杨“穿衣门”招致漫天非议。

  由于中国体育产业的发展仍处于起步阶段,大部分运动员的成长都依赖于体制投入和培养,既不可能允许运动员全权自主开发其商业价值,也缺乏完善的体育明星商业包装机制,只能依靠大型赛事实现自我的商业价值。但运动员在使用国家队大量资源自我提升的过程中,是否需要重新分配商业利益,这些都是未来的体育市场化改革必须厘清的问题。

  现在的孙杨还做不到李娜、姚明,他的商业价值暂时还离不开体制培养。一旦与体制切割难度大代价更大,甚至是直接丧失参加大型国际赛事的资格。游泳不像网球或篮球,目前它仍是一项商业化程度较低的项目,如果不是赶上奥运会、世锦赛、亚运会的特殊年份,孙杨还无法像姚明在NBA、李娜在网球大满贯这样保持高光且持久的曝光度。

  在此情形下,运动员体制之内的身份与体制之外的交易就成了艰难的“鱼和熊掌”。运动员一再以自身的话语权挑战国家队集体打包代言,也是一再向商业开发规范化、利益分配透明化提出的现实考问。